•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中金公司:政策支持确认加强 A股反弹虽波折但可能还有空间

来源:晋江新闻在线    时间:2019-02-24 03:46
【字体:

超稳互众斗牛辅助挂神器___购买软件【客服微信:13054485441】【无.需..开】【诚.信.第.一】▇▇▇▇▇▇▇▇可提供订,本公司专业开发各类软件辅助产品,各种麻将,牌软件辅助器一应俱全。 同济大学区块链团队合作服务的央企区块链项目落地


庄士机构获EVERGAINHOLDINGS增持1200万股

  

  

本报记者杨坪深圳报道

2月18日晚,《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千呼万唤始出来,在谈及培育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时,5G作为热门行业被《纲要》重点提及。

事实上,随着5G商用步伐加快,春节以来,5G概念已经出现多重涨停潮,截至2月19日收盘,Wind5G指数累计上涨16.53%,成为2019年最炙手可热的投资领域。

近期,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亦注意到,在政策与资本的密集支持之下,5G领域的资本运作也日渐频繁。

5G资本运作频繁

为保壳忍痛卖子的*ST大唐(600198.SH),今年1月顺利将成都线缆46.478%的股权过户给关联方烽火通信(600498)(600498.SH);为拓展通信天线业务,斥资1.53亿元收购博纬通信51%股权的飞荣达(300602.SZ),日前收购也进入工商登记变更阶段……

除了上述已经结束和逼近尾声的交易之外,据记者不完全统计,2019年以来,A股资本市场尚在推进中的5G产业链并购还有三起。

主要包括国内ODM龙头闻泰科技(600745.SH)收购功率半导体优质标的安世半导体、国内存储芯片设计龙头兆易创新(603986.SH)拟收购指纹识别芯片解决方案商思立微、通鼎互联(002491)(002491.SZ)海外并购纳斯达克上市公司UTStarcomHoldingsCorp.(简称UT斯达康)。

截至目前,除了思立微因陷入汇顶科技(603160.SH)的专利权纠纷,给兆易创新的收购造成不确定性之外,其他两项并购都在有条不紊进行。

其中最受关注的闻泰科技收购安世半导体一案,已经完成多笔款项支付。

最新公告显示,截至2月11日,闻泰科技全资子公司合肥中闻金泰已经向转让方合肥广芯支付了收购安世半导体的第二笔转让价款57.175亿元,加上去年5月支付的57.175亿元第一笔转让价款,合计支付款项已经达到114.35亿元,完成了对合肥广芯所持有的约49.4亿元人民币安世半导体财产份额的收购。

同时,闻泰科技参股公司上海小魅科技有限公司业已向GP转让方支付了第三笔转让价款共计3.2亿元。

自2016年安世半导体从恩智浦体系中剥离之后,市场对于该世界一流半导体标准器件供应商的最终归属颇为关注,目前来看,被闻泰科技收入囊中已是板上钉钉。

另一边,通信行业“老兵”通鼎互联一则收购UT斯达康的公告,让市场燃起5G产业链跨境并购的希望。

2月10日晚,通鼎互联对外宣布拟以4922万美元的价格收购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UT斯达康26.05%股权。

加上交易前,通鼎互联通过全资子公司通灏信息和开曼通灏投资持有的UT斯达康350万股股份,交易完成后通鼎互联将累计持有UT斯达康35.96%的股份,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并将委派和提名合适人选担任UT斯达康的董事和董事会主席。

“UT作为老牌的电信生产商,不管是品牌还是产品,在业界都是有一定影响力,它面向5G有很多产品和技术储备,而我们公司本身也是通信行业的传统企业,希望通过这次收购获得更多市场份额。在帮助UT发展国内市场的同时,我们也可以借助UT拓展海外市场。”2月19日,通鼎互联证券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行业整合加速

作为一个技术密集、资本密集、人才密集型的行业,5G产业链具有投入较高、风险大、回报周期较长等特点,因此,并购重组成为了企业发展最有效的手段。

通鼎互联证券部人士就对记者直言,未来不排除围绕公司主营业务继续做纵向并购,甚至海外并购。

“我们公司对外投资的整个思路是回归通信行业,2013年-2015年公司投资了一些标的,回报周期是三五年,慢慢我们会逐渐寻找时机退出非通信行业的投资,而通信板块不排除会有纵向延伸,因为公司主业是做光纤光缆等连接设备,未来我们希望能获得技术含量更高、更尖端的科技。”上述通鼎互联证券部人士说道。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随着5G投资的加速,企业资本运作虽稍有回暖,但相比2015-2016年的并购重组潮,当前5G产业链的并购数量、体量规模、交易金额等并没有显著提升的趋势。

“主要是5G产业链上并购,国内没有好的标的,规模比较小,尖端技术与国际稍有差距,而国外欧美等国家对核心技术的管控愈发严格,海外并购难度大,要求高。”2月19日,上海一家私募机构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国金证券就曾在其研报中指出:“在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加剧的背景下,我国企业在半导体等的尖端科技领域进行并购海外遇到的阻力将会空前提升,而且未来通过海外并购在高端制造和新兴科技产业实现弯道超车的机会将越来越少。”

在此背景下,有业内人士指出,如果海外投资受阻,国内5G产业链相关公司唯一的出路就是发展内功,加大研发投入、加速行业整合或将成为5G产业未来的发展趋势。

上述通鼎互联证券部人士便指出:“除了海外并购外,由于国内光板块的技术和国际差距不是特别大,公司近期也在与南大合作,关注光模块,光组集成等技术,从产学研领域做布局。”

2月19日,上海一家大型券商电子行业分析师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其实从去年开始,各个企业的研发投入确实在加大力度,以前中国的半导体厂商主要是通过经销商渠道成长起来的,后续肯定要靠硬技术。”

该分析师进一步指出:“目前产业链上还有很多未上市中小企业,大公司之间的整合基本在2015、2016年告一段落,国内中小企业的并购会成长起来;另外中兴通讯事件之后,国内的终端厂商,如华为、美的、格力等,对上游半导体的支持力度在加强,以前由于半导体在他们的所有成本中占比很小,没有扶持和替代动力,但现在这些大厂商正在慢慢转变,开始培养国内的企业。”(编辑:巫燕玲)

  西安旅游又一小镇项目合作终止。于2018年10月签署协议开始合作的渭水园医养小镇项目,在2月15日晚间的公告中宣布终止了。据不完全统计,自2016年至2019年2月,三年多的时间里,西安旅游启动的5个小镇项目已终止了4个。分析认为小镇项目的进展不顺与当下的经济、政策等大环境有一定的关系。截至目前来看,西安旅游实现公司转型升级、效益增长的两大策略:拓展旅游新业态、项目重组并购的进展及整合效应均不太乐观。

  西安旅游3年多终止了4个小镇项目合作

  2月15日晚间,西安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安旅游”)发布公告称,由于合作条件变化,公司与陕西大兴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兴集团”)签署了合作解除协议,双方计划开展的渭水园医养小镇项目也就此终止。

  公开资料显示,西安旅游与大兴集团的《合作意向协议》签署于2018年10月16日,为表示合作诚意,大兴集团还以现金出资的方式向西安旅游缴纳了1000万元的诚意金。但这1000万元的诚意金并没有战胜合作条件的变化,合作意向签署刚满4个月后,双方原计划利用大兴集团拥有的医疗资源优势、共同合作开发的“渭水园医养小镇”(一期)项目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这不是西安旅游终止的第一个小镇项目,也不是唯一一个从开始到结束都如此迅速的小镇项目。2016年6月28日,西安旅游披露,公司将与杭州赛石园林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赛石园林”)共同合作开发渭水园花彩小镇项目。同年9月15日,双方还共同举办了“西安旅游渭水园花彩小镇项目”启动仪式。但在2016年12月30日,西安旅游发布公告称,因双方无法就项目实施达成具有可行性的协议,渭水园花彩小镇项目终止,该项目合作历时6个月。

  2017年6月13日,西安旅游发布公告称,与浙江蓝城建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蓝城”)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共同开发户县奥莱小镇项目、渭水园生态颐养小镇项目。而在同年10月17日,双方终止了户县奥莱小镇的项目合作,项目历时4个月。

  渭水园生态颐养小镇项目的合作历时略长一些,2018年10月23日,西安旅游与浙江蓝城终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渭水园生态颐养小镇项目开发合作终止,项目合作历时15个月。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被终止的小镇合作项目,都属于意向性协议,且截止到项目合作终止,协议都尚未实施履行。如西安旅游公告中所言,项目的终止对公司的经营业绩及财务状况都无重大影响,也不会影响公司未来的发展规划。

  目前看来,除了与大兴集团合作的医养小镇,涉及1000万元诚意金外,西安旅游上述这些终止合作的小镇项目确实都对经营业绩及财务状况无重大影响。西安旅游的公告显示,公司已于2019年2月15日无息退还了大兴集团支付的诚意金。

  曾被视为押注点的小镇项目前景不乐观

  不断发展合作对象开展“小镇项目”,是西安旅游自2015年起在“开拓新业态”方面做出的一系列动作。西安旅游认为,拓展旅游新业态,可以加快公司实现转型升级、效益增长及多元化发展。

  从目前小镇项目的进展情况来看,西安旅游希望借小镇项目实现公司转型升级的目标前景已不太乐观。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中心特约研究员杨彦锋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在当前经济下行背景下,小镇项目的地产开发确实出现了一些隐忧。在“一带一路”、“大西安”战略的积极推进下,在这类项目开发较多的西安地区出现问题自然也相对多一些。西安旅游终止部分小镇项目的开发合作,可以看做是一种收缩的信号。事实上,目前许多城投以及开发公司也都放缓了投资开发的强度和力度。

  在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看来,随着“房住不炒”作为长期住房制度安排写入十九大报告,调控政策越来越严格。包括西安在内的许多地方房地产都出现了降温,这也对小镇项目的开发产生一定的影响。

  虽然指望小镇项目转型升级希望已不大,但2018年10月底,西安旅游的一则估值溢价4倍多的股权转让公告,至少证明了小镇项目为西安旅游“续命”的实力。

  甩卖估值四倍溢价的“优质资产”,西安旅游2018年业绩扭亏为盈

  作为一家传统旅游企业,西安旅游的主营业务为旅行社和酒店。但近年来,公司的主营业务陷入亏损泥潭。除去非经常性收益,西安旅游主业已连续5年亏损。即便是在被市场一致看好的2018年的这一西安旅游市场大年里,西安旅游的主营业务依然没有大的起色。

  数据显示,西安全市2018年前三季度共接待海内外游客2.05亿人次,旅游业总收入为2013.07亿元。

  2018年前三季度,西安旅游净利润为-1057.48万元,如2018年第四季度持续亏损,该公司就已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按照规定,西安旅游将被监管部门实行退市风险警示。而在2018年10月份,西安旅游还曾发布公告称,为积极推进秦岭北麓生态环境治理工作,公司将 2004年、2006年产生的汇诚休闲股权转让投资收益2487.67万元于2018年10月9日予以退回。这无疑进一步增加了西安旅游2018年的亏损风险。

  为规避戴帽风险,西安旅游甩卖了旗下数一数二的“优质资产”奥莱公司股权。2018年10月30日晚间,西安旅游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1.4亿元的价格转让公司所持有的西安草堂奥特莱斯购物广场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奥莱公司”)35%的股权。

  奥莱公司是正在进行的西安旅游·秦岭奥莱小镇房地产项目的开发商。西安旅游于2015年3月,以2523.46万元收购了西安双丰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奥莱公司51%的股权,成为控股股东。

  对西安旅游而言,收购奥莱公司股权也是该公司开拓新业态的一种尝试,但其收购的奥莱项目开发进展并不顺利。原计划于2015年9月29日开工,预计2017年6月30日竣工,直至2018年10月底,奥莱项目的购物广场主体工程才宣布完工,但其他装修建设仍在进行中,尚未取得营业收入。

  经中联资产评估集团有限公司的评估核算,奥莱公司在评估基准日2018年8月31日的净资产账面值为7378.55万元,评估后的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4.0027亿元,评估增值3.26亿元,增值率442.48%。

  因为这笔估值足足溢价四倍多的股权转让,西安旅游暂时规避了戴帽ST的风险。西安旅游发布的2018年业绩预报显示,2018年度,公司净利润将实现7800万元至9800万元。业绩之所以能扭亏为盈,就是因为奥莱股权的转让直接影响了2018年度合并报表,投资收益增加了1.831479亿元。

  专家:西安旅游的开发小镇项目超出了其核心能力范畴

  截至目前,西安旅游开拓旅游新业态进展的项目中,还剩下奥莱公司16%的股权,以及“迭部扎尕那生态旅游养生特色小镇项目”。后者是2018年6月,西安旅游与甘肃省甘南州迭部县人民政府、正一信健康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共同出资1000万元组建“扎尕那生态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开发建设的。其中,西安旅游出资人民币510万元,持股比例为51%,控股项目公司。

  据悉,迭部扎尕那生态旅游养生特色小镇项目还处于前期准备阶段,工商注册已于2018年7月19日完成。迭部县人民政府网的信息显示,2018年12月5日,迭部扎尕那生态旅游养生特色小镇项目已就规划征求意见。

  但在周鸣岐看来,西安旅游是一家以旅行社为主业的公司,此前也没有大型综合性项目开发经验,开发小镇项目似乎超出了其核心能力范畴。在转让奥莱股权上,西安旅游曾在公告中表示,在对奥莱的开发运营管理过程中,公司管理层深刻认识到公司及奥莱公司均缺乏系统的商业策划和运营能力,没有自己专业的商业管理团队,奥莱公司的未来发展势必要对第三方形成重大依赖。

  此外,周鸣岐还指出,目前有一些国企或央企以低价拿到开发项目和土地,然后转手卖给别的企业进行开发,在这一买一卖中,赚取丰厚利润。

  热衷收购广告公司整合效应并不被看好

  除拓展旅游新业态,西安旅游实现转型升级、效益增长的另一个手段就是进行项目重组并购。2018年8月3日,西安旅游发布公告称,将再次重启对北京畅达天下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畅达天下”)的收购。

  公开资料显示,畅达天下成立于2008年7月,注册资本为1252.381万元。畅达天下官网显示,其拥有中国高铁北京南站全部平面媒体独家经营权,以及北京西站、北京站等京津冀全部31个高铁站、沈阳、大连、长春等高铁站媒体资源。同时,公司拥有北京铁路局、济南铁路局近500列高铁动车、200列普速列车内全部7种平面媒体的独家经营权。

  对于畅达天下这家主打高铁广告的企业,西安旅游已经是第二次启动收购。2017年5月,西安旅游曾计划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畅达天下的控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但经过2个月的接触谈判,因为西安旅游前实际控制人西安国资委对某些重要交易条款不予认可,该交易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亦终止。

  二次重启对畅达天下的收购,相对于第一次收购,此次西安旅游的收购进度显得缓和了许多。截至2018年11月23日,公司正在对畅达天下进行调查、资产评估等各项工作。

  近年来,西安旅游对广告公司一直抱有浓厚的兴趣,早前的2016年7月,西安旅游还曾发布收购预案,拟以不超过11.04亿元收购校园广告传媒公司三人行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3个月后,因就估值等条款存在争议等,西安旅游终止了收购。

  杨彦锋认为,西安旅游之所以热衷于收购广告公司,很大原因是看重传媒类企业的竞争能力及较轻的资产特性,希望借助传媒类企业快速提升西安旅游本身的利润表现。西安旅游也曾表示,数字营销广告能为公司的旅游业务带来整合协同效应,成为公司发展互联网业务的一个突破口,带动业务发展。

  杨彦锋指出,虽然如畅达天下等企业在高铁传媒方面拥有一定的垄断性,但是传媒类企业发展也存在着较大的不确定性,利润和现金流表现虽好,但在持久性上还需要看其门槛和“护城河”是否够高。此外,从企业的整合并购效应来看,西安旅游与该类公司的并购,地域重合度以及产业相关性不足等,整合效应均不强。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授王兴斌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曾分析指出,从西安旅游与广告传媒类公司进行重组的动作中,可以看出其意欲在文创产业布局的思路。但王兴斌认为,要做文创产业,光靠传媒类企业是走不远的,“传媒只是一种宣传工具,本身没有强有力的文化创意人才、资源优势等,再加上重组对象均为西北部地区企业,对提升西安旅游自身的决定性吸引力以及帮助并不会太大。”

(文章来源:新京报)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人民山西频道 粤ICP备
主办:北湖新闻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代顿每日新闻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